資訊首頁 >財經 > 國際 > 賭博上癮到底多嚴重?澳洲1人1年平均輸掉2萬澳元

賭博上癮到底多嚴重?澳洲1人1年平均輸掉2萬澳元

  • 來源:
  • 作者:
  • 發布時間:2016-9-29 10:35
  • 關鍵詞:
摘要:”尼克辛魯風說。一種持續了數十年的習慣的確很難動搖。早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當新南威爾士——澳大利亞人口最多的州、首府為悉尼——讓老虎機合法化時,老虎機開始在澳大利亞呈現激增軌跡。社會成本隨著時

賭博上癮到底多嚴重?澳洲1人1年平均輸掉2萬澳元1

騰訊財經訊 據彭博社報道,在與毒癮鬥爭了13年之後,Kate Seselja終於受不了了。在玩老虎機輸掉50多萬澳元(約合38.3萬美元)之後,這位育有6個孩子的38歲母親計劃駕車撞樹。

差點加入因賭博而選擇自殺的400名澳大利亞人(每年)行列的她,尋求了幫助。

Seselja說,“剛開始的時候非常好玩。在澳大利亞,玩老虎機是很正常的事情。幾乎每個街角都可以看到老虎機。”

統計數據顯示,去年澳大利亞人因賭博輸掉了230億美元,其中超半數是玩老虎機輸的。雖然絕大多數國家都有嚴苛限製,要求賭博活動隻能在賭場和投注站內進行,但是澳大利亞允許民眾在街角酒吧、運動和老兵酒吧內賭博。盡管人口總數不足全球人口的0.5%,但澳大利亞老虎機的數量在全球老虎機總數中卻占據了20%的高份額。

政治改變的意願並不強烈:對於立法者來說,博彩行業是主要捐贈者,其中包括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的聯盟黨,而且之前的改革嚐試都以失敗告終。在截止2015年6月份的一年內,澳大利亞各州和地方政府從博彩行業獲得58億澳元(約合44億美元)的稅收,減輕了聯邦政府的資金壓力。

雖然今年7月份反博彩中心立法者尼克辛魯風的重新當選再度引燃了有關博彩改革的話題,但是他的表態聽起來很沮喪。

他說,“旅館老板和俱樂部是強有力的遊說者,而博彩行業的頭號支持者是州政府。”這位資深議員補充說,澳大利亞的立法者“害怕”博彩行業。“聯邦政府能夠切斷自己對這個行業的依賴,但是政府看起來似乎並不想這麽做,”尼克辛魯風說。

一種持續了數十年的習慣的確很難動搖。早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當新南威爾士——澳大利亞人口最多的州、首府為悉尼——讓老虎機合法化時,老虎機開始在澳大利亞呈現激增軌跡。

社會成本

隨著時間的推移,澳大利亞已經有20萬台老虎機,當地人俗稱“pokies”。這些老虎機是澳大利亞博彩行業增長的最大推動者,但是這個國家也為此付出了代價。根據政府發布的數據,大概每6個經常玩老虎機的澳大利亞人中就有1個患上了嚴重的賭癮,並因此一年輸掉平均2.1萬澳元。根據估算數據,賭博給社區帶來的社會成本至少為47億澳元/年。

澳大利亞的毒癮讓這個國家成了全世界最大的輸家。根據全球博彩及博彩顧問公司Global Betting and Gaming Consultants發布的數據,2015

年,澳大利亞人均支出為761美元,中國香港和芬蘭位居第二和第三,而美國排在第七位。

本周二,Xenopho加入了其他立法者的行列,發起了一場旨在鼓勵老虎機俱樂部的員工以及其他老虎機製造廠家的工人曝光行業內幕的活動。

“非澳大利亞的”

2010年,澳大利亞似乎距離執行新的安全防護很近了。當時,中立立法者威爾基同意支持吉拉德的少數勞工黨政府,而該政府支持推行更嚴格的老虎機管理規定,其中包括要求最大賭注為1澳元。

然而,在一個俱樂部遊說團體指責這樣的舉措是“非澳大利亞的”之後,吉拉德撕毀了自己和威爾基的協議。後來,特恩布爾政府槍斃了改革的任何可能性。

賭博改革國家聯盟的發言人提姆•考斯特羅指出,澳大利亞各州和博彩行業已經幫助老虎機“遍及該國的各個角落,尤其是那些最貧窮的地區。”對此,澳大利亞聯邦政府視而不見,口裏還念叨著,“哎呀,誰在乎?”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博彩研究的負責人弗朗西斯•馬克哈姆說,行業利益團體的遊說,正在阻礙改革的步伐。

“將賭博偽裝成無害的消遣”

雖然Vikings的首席執行官安東尼•希爾聲稱自己的俱樂部可能太專注於博彩收入而非體育設備,但是他駁斥了進一步立法的需要。“絕大多數的顧客同意成年人可以拿賭博來當做消遣,而且會獲得足夠多的相關知識,從而了解自己的勝算有多大,”希爾說。

歡迎轉載,轉載請保留出處!更多更精彩的資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太原亚洲国际電子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