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首頁 >財經 > 消費 > 140多噸醫療垃圾流入市場!起底醫療廢物跨省“黑金鏈”

140多噸醫療垃圾流入市場!起底醫療廢物跨省“黑金鏈”

  • 來源:
  • 作者:
  • 發布時間:2017-6-11 07:24
  • 關鍵詞:
摘要:幾個戴著手套的“工作人員”正在對成堆的醫療廢物進行分揀、粉碎。當這個“黑作坊”被警方和環保執法人員發現時,院裏堆積著散發出刺鼻氣味的醫療廢物,從一些醫院流出的輸液袋滲出的藥液在地麵隨意流淌,有的輸液袋上還有未來得及拔下的針頭、針管,針管上還

140多噸醫療垃圾流入市場!起底醫療廢物跨省“黑金鏈”

  圖片由湖南省汨羅市公安局提供

  原題:一起跨省非法處置醫療廢物案追蹤

  ◆ 140多噸從醫院流出的肮髒輸液袋、尿袋,夾雜著醫用手套、棉簽、注射器和針頭,被人加工成再生塑料原料,流向市場

  ◆ 它們可能成為塑料管材原料,也可能成為在文化、娛樂、食品、醫療、材料、居室裝飾等領域應用很廣的“高透材料”

  ◆ 醫廢的“產業鏈”上下遊範圍較廣,往往涉及到不同的地區甚至多個省份

  ◆ 我國醫療廢物的分類、回收、處置環節依然存在漏洞、安全隱患叢生

  從多地不同醫院流出的肮髒的輸液袋、尿袋,夾雜著醫用手套、棉簽甚至注射器和針頭,被人加工成再生塑料原料,從湖南流向河北等地……6月5日,湖南省高院通報一起典型案例:法院一審認定有140多噸醫療廢物和醫療垃圾在湖南省汨羅市古培鎮一個隱蔽的農家小院內,被犯罪分子仇某等人碾碎後,銷售給其在河北廊坊等地的“下線”。此案共有來自湖南、湖北、河北、江蘇等地的12人因“汙染環境罪”獲刑。

  讓辦案民警不安的是,當這些犯罪嫌疑人落網時,有很多被環保機構認定屬於“危險廢物”和“有毒物質”的醫療垃圾或廢棄物被其下線收購,加工成為難以辨認的塑料顆粒——藍丙料,甚至有的可能已變成塑料製品流向市場。《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追蹤半年發現,這條犯罪鏈條暴露出我國醫療廢物的分類、回收、處置環節依然存在漏洞、安全隱患叢生。

  觸目驚心的收處現場

  在湖南省汨羅市古培鎮楊柳村村民仇某家的後院內,幾個戴著手套的“工作人員”正在對成堆的醫療廢物進行分揀、粉碎。當這個“黑作坊”被警方和環保執法人員發現時,院裏堆積著散發出刺鼻氣味的醫療廢物,從一些醫院流出的輸液袋滲出的藥液在地麵隨意流淌,有的輸液袋上還有未來得及拔下的針頭、針管,針管上還殘留著幹涸的血跡……

140多噸醫療垃圾流入市場!起底醫療廢物跨省“黑金鏈”

  圖片由湖南省汨羅市公安局提供

  “這些人連口罩都沒戴。”汨羅市環保局應急中心主任徐樹立用“觸目驚心”形容所見的場景。“這個黑作坊清洗醫療廢物的廢水經雨水溝直接外排,汙染了環境,刺鼻的氣味經久不散,引起了群眾不滿。”

  2016年4月初,汨羅市環保局接到舉報,說村裏的仇某和幾個人非法加工醫療垃圾。他們立即派出執法人員趕到現場,一舉查獲了50多噸醫療廢物和醫療垃圾。

  “黑作坊”有人對執法人員供述,他們從廢品市場零星收購醫療廢物,經過初步人工分揀、清洗、粉碎等工序加工再出售給下線牟利,這些東西主要用於製造塑料製品的原料。

  汨羅市公安局治安大隊民警任上夫告訴《瞭望》新聞周刊記者,涉案犯罪團夥分工合作明確,犯罪鏈條橫跨湖南、湖北、河北等地。

  民警調查發現,罪犯仇某與“合夥人”霍某在未取得任何相關資質的情況下,在仇某位於古培鎮楊柳村的住房後院開作坊,並雇用付某等人加工。作坊加工醫療垃圾與廢物,基本不經過消毒處理。

  有辦案人員說,這類作坊為了多掙錢,連感染性醫療廢物如一次性注射器都拿來破碎後作為廢塑料出售。有作坊工人交代,他們加工的原料中甚至曾有做透析用的尿袋,有的裏麵還存有病人的黃色尿液。他們加工的“產品”收購價格大約每噸2000元,分揀、清洗、破碎後,在河北廊坊的塑料市場可賣到每噸近5000元。因為利益空間可觀,參與者甘冒風險。

  受訪執法人員說,在汨羅這個“黑作坊”下遊,河北廊坊人高某等人是“大主顧”。這些人之間的交易,一單少則幾噸、十來噸,多則幾十噸。危險的塑料醫療廢物和垃圾從湖北、湖南流入河北後,就被加工成了顆粒狀的“藍丙料”——藍色PP再生料。至此,執法人員就很難再查到這些物質的最終去向。它們可能成為塑料管材原料,也可能成為在文化、娛樂、食品、醫療、材料、居室裝飾等領域應用很廣的“高透材料”,這令執法者深感揪心。

歡迎轉載,轉載請保留出處!更多更精彩的資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太原亚洲国际電子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