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首頁 >財經 > 金融 > 個別擬上市企業係統性造假觸目驚心:銀行竟然協助

個別擬上市企業係統性造假觸目驚心:銀行竟然協助

  • 來源:
  • 作者:
  • 發布時間:2017-6-13 10:22
  • 關鍵詞:
摘要:“被暫停承接新的證券業務,並不是喪失證券資格,而且受處罰前已經承接和正在承做的證券業務均不受影響。但是,社會輿論、客戶的誤解甚至是一些過度解讀會讓瑞華感受到壓力。”值得注意的是,瑞華被罰後,有部分新三板掛牌公司把審計機構從瑞華變更為立信,而

個別擬上市企業係統性造假觸目驚心:銀行竟然協助1

原標題:個別擬上市企業係統性造假觸目驚心 銀行、客戶竟然協助企業造假

編者按:今年以來,已有30家企業IPO被否,原因眾多,有持續經營問題、有商業賄賂問題,還有觸目驚心的銀行和企業聯手造假。今日,本報聚焦擬上市公司IPO被否,希望提供有益的價值參考。

有資深會計師稱,審計師沒有執法權,無法拿到企業客戶開戶行的對賬單。如果銀行、客戶配合企業肆意造假,投資者是受害者,審計機構也是受害者

連日來證監會重拳出擊,律所、審計所、保薦券商等中介機構頻接罰單,且罰單數額巨大,一浪高過一浪。

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臧小麗律師指出,與往年相比,證監會近期的行政監管有更加嚴厲的傾向,雷厲風行。

證監會巨額罰單

懲戒中介機構

6月5日晚,證監會網站公布了對登雲股份的保薦機構新時代證券及相關保代、法律服務機構廣東君信律師事務所及兩名簽字律師的處罰決定。

因登雲股份IPO虛假陳述,廣東君信律所及兩名簽字律師合計被證監會罰沒款400萬元,新時代證券及保薦代表被罰款逾3400萬元。

而就在這份巨額罰單開出前幾日,因九好集團和鞍重股份忽悠式重組而被處罰900萬元的天元律所還是中介機構和市場熱議的焦點話題。

與此同時,審計機構也接連吃罰單,在內資所業務總量排名第一的瑞華會計師事務所因觸發“兩年兩單”的規定而被暫停承接新的證券業務後,證券業第一大所立信會計師事務所也接到了第二張罰單。立信是否將因“兩年兩單”而被暫停承接新的證券業務目前尚無結果,證監會官方網站尚未發布相關文件。

不到半年的時間,行業兩大會計師事務所相繼“出事”,讓市場的神經再度繃緊。

據媒體援引熟悉資本市場的人士介紹,“被暫停承接新的證券業務,並不是喪失證券資格,而且受處罰前已經承接和正在承做的證券業務均不受影響。但是,社會輿論、客戶的誤解甚至是一些過度解讀會讓瑞華感受到壓力。”

值得注意的是,瑞華被罰後,有部分新三板掛牌公司把審計機構從瑞華變更為立信,而在將審計機構由瑞華更換為立信不久,立信又出事了。

在收到第二張罰單(康華農業項目)後,立信內部對於是否申請行政複議意見不一。

據《證券日報》記者獨家了解,康華農業造假東窗事發,源於監管機構調取了康華農業客戶開戶行的賬戶資金信息,發現與從康華農業開戶行調取的信息並不一致。與立信一樣,監管機構從康華農業主要銀行賬戶所在的銀行得到的,也是一份假的對賬單。

在經過調查後,證監會在(2016)3號《中國證監會市場禁入決定書》中認定康華農業為實現借殼上市目的,有組織地進行了係統性財務造假。

有資深會計師在與《證券日報》記者交流時表示,即便整個審計過程沒有一點瑕疵,審計師也很難在企業及所有相關方都參與造假的情況下發現問題。“審計師沒有執法權,無法拿到企業客戶開戶行的對賬單。”

在該會計師看來,銀行、客戶等方麵配合企業肆意造假,投資者是受害者,審計機構也是受害人。

中國政法大學民商經濟法學院教授、曾任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的張子學在其《以強有力的事後執法維護注冊製改革》文章中曾指出,如何區分、界定發行人與保薦、承銷、審計、律師、評估、評級等中介機構的責任,以及這些中介機構之間的責任分配,是各方麵爭議與關注的焦點。

他建議把握三點,一是責任、義務、風險要與定位、權利、收益相匹配,二是精準打擊,即懲治哪些人、刺痛哪根神經更能有效防止欺詐,三是要考慮現實的專業能力與專業特長。既要借鑒域外經驗,更要結合與針對我們的實際情況,防止比貓畫虎反類犬。

比如,針對發行人、中介機構及有關人員等不同的責任主體,如何更好地設計無過錯責任(絕對責任、嚴格責任)、過錯推定責任、過錯責任的分層。如何更好地設定從重從輕的情節與體現“比例原則”,同樣是財務欺詐,造假幅度、主觀惡性、危害程度不同,量罰上也應有區別,有的是純粹虛構的交易,顯然要比提前確認收入嚴重,而偽造客戶公章造假則更是膽大妄為。應否追究發行人內部具體實施、參與造假的中層人員、核心雇員的責任,應否追究商業客戶、銀行機構、PE機構乃至地方政府等外部幫助教唆者的責任。

歡迎轉載,轉載請保留出處!更多更精彩的資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太原亚洲国际電子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