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首頁 >科技 > 移動互聯 > 創始人請長假 Uber的危機就能解除嗎?

創始人請長假 Uber的危機就能解除嗎?

  • 來源:
  • 作者:
  • 發布時間:2017-6-14 06:52
  • 關鍵詞:
摘要:一時間將Uber推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這家估值近700億美元的全球最大的初創科技公司,一直以來便以挑戰傳統、狼性凶猛的形象出現,在公司創始人卡蘭尼克的帶領下,這家公司自2009年成立以來,成為了全球最大的共享出行平台,在全球70個國家開展服

Uber創始人查爾韋斯·卡蘭尼克

騰訊科技 紀振宇 6月13日矽穀報道

13日,隨著Uber創始人查爾韋斯·卡蘭尼克(Travis Kalanick)宣布暫時離任首席執行官一職,延續數月的Uber危機終於告一段落,創始人的黯然出局,宣告了這家全球最大的共享出行平台在開啟艱難自救上真正邁出了第一步。

在過去,Uber一直被視作敢於顛覆傳統、挑戰權威的創新者,如今,這家全球估值最高的初創科技公司,卻因為一係列公司內部文化問題的曝光而聲名狼藉。在創業初期指導這家公司凶猛擴張、一切以完成業績指標為目的的價值觀準則,在當下顯然已經不再適用了。

對於不良公司文化的養成,作為創始人的卡蘭尼克自然難辭其咎,這位以侵略性性格著稱的創始人,親手創造了一個全球最大的“獨角獸“(估值超過10億美元),又差一點親手毀掉它,這家估值700億美元的公司,幾乎已經到了土崩瓦解的邊緣,創始人以及高管團隊的大換血以及公司文化的根本性重塑,目前來看或許是解救Uber危機的唯一良方。

一篇博客文章暴露Uber隱秘文化

今年2月19日,一篇名為“回顧在Uber的非常非常奇怪的一年”(“Reflecting On One Very, Very Strange Year At Uber”)的博客文章瞬間傳遍了整個矽穀並引起軒然大波。這篇文章的作者是前Uber女工程師Susan J. Fowler,她在文章中控訴Uber公司存在的辦公室性騷擾、辦公室政治、男性至上等惡劣的公司文化,一時間將Uber推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這家估值近700億美元的全球最大的初創科技公司,一直以來便以挑戰傳統、狼性凶猛的形象出現,在公司創始人卡蘭尼克的帶領下,這家公司自2009年成立以來,成為了全球最大的共享出行平台,在全球70個國家開展服務,去年全年,Uber的營業額超過65億美元,叫車量比前一年增長了兩倍。

然而,這樣的狼性文化,在經過了一段時間以後,便逐漸顯現出其在企業管理方麵的弊端。例如,Uber逐漸形成了一種想要獲得內部升遷,就必須要將自己的直係領導拉下馬的文化,團隊內部成員之間互相猜忌、提防很常見,形成了一種人人自危,又對其他職位虎視眈眈的不良氛圍。

此外,Uber最為外界所詬病的,是公司缺乏多元化,主要管理職位多由白人男性擔任,逐漸形成了男性至上,女性遭受歧視和不公正對待,甚至遭受性騷擾等問題,這些問題長時間在Uber內部存在,最終被一名前員工的公開博客文章揭露出來。

盡管Uber在這篇文章發布後的第二天便緊急召開全員大會,表示要徹查事件,聘請由美國政府前總檢察長Eric Holder領銜的律所展開調查,並承諾將做出改變,重振公司形象。

然而,這一切卻來的太晚。Uber“有毒”的企業文化已經逐漸深入蔓延到整個公司的精髓,隻有經曆傷筋動骨的根本性改變,才有懸崖勒馬的可能。

簡單粗暴的企業價值觀

外界此前對Uber的企業文化的了解,主要集中在其所謂的“14條文化價值觀”上,據說這是Uber創始人從亞馬遜身上學習借鑒而來。

然而這“14條文化價值觀”並不是清晰易懂的條文式的文字,而是類似於小的三五個人的創業團隊互相鼓勁般的簡單詞句,例如“讓創造者去創造”(“Let Builders Build“), “永遠迅速行動”(”Always Be Hustlin’“),“踩別人腳趾“意為給別人製造麻煩讓自己上位(”Meritocracy and Toe-Stepping“, 等等。

在Holder 13日公布的調查報告中,明確指出了Uber此前企業文化用語的弊端,認為這些文化價值觀用語需要重新更改,使得文化價值觀讓員工“更容易理解,更具包容性、更強調團隊協作的重要性和互相之間的尊重“等。

歡迎轉載,轉載請保留出處!更多更精彩的資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太原亚洲国际電子科技有限公司